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agebanner.htm

当前位置: 爱维艾夫医疗集团 > 文化 > 爱维艾夫故事 >

China's Leading Mind of IVF
中国试管婴儿领导品牌
“试管婴儿之母”的传奇人生——张丽珠
企业理念
爱维艾夫宣言
爱维艾夫故事
经营创新
董事长语丝
未来规划
员工风采
人在爱维
集团视频

  张丽珠,中华首例试管婴儿缔造者,爱维艾夫医疗集团终身名誉顾问。

  1988年3月10日,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诞生了一个极不普通的婴儿,她叫郑萌珠,中华大陆diyi例试管婴儿。她的诞生标志着中华大陆的试管婴儿技术首次获得成功,主持这项技术突破的是该院妇科主任张丽珠,她由此被冠为中华大陆“试管婴儿之母”。

  21年过去了,孕育试管婴儿的辅助生殖技术已在中华遍地开花,已有数万名试管婴儿诞生、成长,无数渴望孩子的父母受惠于这项技术。当年创造奇迹的张丽珠也已届88岁高龄,2009年8月一个炎热的下午,记者怀着敬意走进这位老人的家,听她讲述那段令人激动的历史,并亲眼目睹了奋斗一生的老人还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

“试管婴儿之母”的传奇人生——张丽珠

  张丽珠与爱维艾夫医疗集团董事长任吉忠

  一根穿刺针做实验,13例就成功

  黑发、红唇、家居服,88岁的张丽珠仍不失端庄素雅,虽然背有些驼,但走路轻快。她熟练地用鼠标点开电脑里储存的资料,手指屏幕上面的图,用一口纯正的北京话,流畅、清晰地给记者讲解试管婴儿技术。她说,这是一种辅助生育技术,它是体外受精,卵子在体外经过培养,精液经过处理,结合成受精卵,然后把形成的胚胎植入子宫内发育,怀孕后的妇女生出来的婴儿,叫做试管婴儿。由于这个小生命在开始的时候,有两到五六天是在实验室的试管当中度过,所以就叫试管婴儿,实际上还是从子宫里生出来的。

  谈到中华首例试管婴儿的诞生,张丽珠很感慨:“下决心搞这个技术是因为接到很多患者的来信,诉说没有孩子的痛苦。”她说,做这项技术攻关,我们起步晚,是在1978年世界diyi例试管婴儿出生6年之后,当时真是一穷二白,没有仪器、器皿,穿刺针只有一根,试剂要自己配,而且,我们的医务人员对人卵的认识也少得可怜。

  在张丽珠着手攻关之前,已有外国专家在中华用腹腔镜取卵,做过多例培育试管婴儿的手术,但都失败了。张丽珠认为外国专家的手术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腹腔镜方法不对路。她说:“中华的不孕病人,多数是结核病造成,达30%,表现为盆腔粘连,卵巢不能暴露,用腹腔镜根本看不见。”于是,她就改变策略,决定在开刀修复卵管的同时,开腹探察、取卵。

  张丽珠是个胆大的人。手术过程中,她一边开刀修复输卵管,一边用手触摸到卵巢的卵泡所在,凭借手感用针刺进去,抽取卵泡液。然后把盛卵泡液的试管放在保温杯里,她的助手抱着放着娇嫩的卵泡液的保温杯,跑十几分钟,从手术室穿过操场,把“新鲜”的卵泡液送到组织胚胎教研室,请他们帮助找卵。

  张丽珠记忆最深的是:当年手术取卵的一根针,一直是用完了消消毒再接着用,后来针头都钝了,她就拿着针头到钟表铺,找修表的师傅磨尖后又继续用。

  就是用那样一种“土方法”,张丽珠和她的同事们居然在第13例完成找卵、体外授精及培植、胚胎移植等一系列实验步骤后,达到了临床妊娠成功,培育出了中华大陆diyi例试管婴儿。张丽珠对13例就成功这件事很自豪,因为世界diyi例英国出生的试管婴儿的诞生,是实验了102次才成功的。

“试管婴儿之母”的传奇人生——张丽珠

  让不孕者者实现了做母亲的权利

  张丽珠至今清晰地记得郑萌珠出生那天的情景。那天清早,她走进手术室,就被眼前的热闹景象吓了一跳。“来了好多记者,里三层外三层,在手术室门前围得严严实实”,她一度有些担心:“万一这孩子出来是个豁嘴或者畸形,那可怎么办?”事实让所有等待的人都兴奋不已,郑萌珠的母亲郑桂珍的剖腹产手术十分顺利,上午8点56分,中华大陆diyi个试管女婴出生了。“3900克,52厘米。”郑桂珍接过孩子一抹幸福泪,号啕大哭。

  郑桂珍当年38岁,甘肃礼县人,是个民办教师。她结婚20年,一直没怀上孩子。“有个自己的孩子!”这个简单的愿望让郑桂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奔波在全国各大医院。在西安,医生给她判了“死刑”:输卵管不通,终生不孕。一个在西安认识的病友有天晚上看中央电视台《九州方圆》节目,节目中提到北医三院正在开展试管婴儿研究,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郑桂珍。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郑桂珍颠簸了3天3夜,辗转来到北京找到了张丽珠。

  1987年,张丽珠一共对32个不孕患者进行了胚胎移植,其中两人在这一年成功怀孕,郑桂珍成为幸运者。郑桂珍说,是试管婴儿技术给了我做母亲的权利!

  如今,郑萌珠已经21岁,身体健康,性格活泼,现在西安西京大学学习英语。前几天,张丽珠回医院办事,利用暑假在北京勤工俭学的郑萌珠还到她的办公室来看望她。

“试管婴儿之母”的传奇人生——张丽珠

  为中华辅助生育技术发展铺平道路

  早在1944年,张丽珠获得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后,就选择了妇产医学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1946年,她赴美攻读博士后,专攻妇科,三年后又受聘于英国伦敦一家医院。50年代初,张丽珠归国,立志将自己的学识和医术报效祖国。自1958年到北医三院工作后,她就成为该院骨干和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

  1984年,张丽珠开始从事试管婴儿研究之初,曾有人问过她,中华有那么多人口,为什么还要搞试管婴儿?她说:“我认为试管婴儿与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并不抵触,它是计划生育的一部分。不育症给患者家庭、社会都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危害。”她曾分析过6300封不育症患者的来信,他们中心理压抑的占 46.3%,影响夫妻关系的占13%,导致离婚的占3%,精神十分痛苦的占15.7%,无法生存的占7.6%,这种病该不该治?“该治!还要向前进!”病人的迫切希望让她觉得有责任搞好试管婴儿技术。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张丽珠带着一批人,不仅首创中华大陆diyi例试管婴儿,还首创中华大陆diyi例冻融胚胎试管婴儿、首例试管婴儿三胞胎等另五项首例辅助生育技术。

  张丽珠介绍说,试管婴儿技术是一项高精尖的技术,这项研究不仅是计划生育的组成部分,而且对优生、生殖医学和有关基础医学有所带动。试管婴儿技术可以研究生殖的过程,而且胚胎里面还可以拿出很多干细胞继续培养,将来可以做治疗性克隆,在治病方面有很大的应用前景。

  近年来,不孕症患者有增多的趋势,在我国约占育龄夫妇的8%-10%,目前我国各省、市、县成立辅助生育中心100个,北医三院的临床妊娠成功率也从早期的6.4%提高到现在的40%,活产率为25%,进入国际先进行列。是张丽珠的艰辛奋斗和宝贵经验为今天全国辅助生育中心的建设铺平了道路。

  辛辛尽吾时,不知有穷遏

  张丽珠宽大的书房里,两面与墙一样高的组合书架上,又高又厚的外文书引人注目。显然,这是一个典型的高知家庭。的确,张丽珠出身名门,一家三代 9口人都是留学博士和专家,她的父亲曾是孙中山的得力助手,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和《天坛宪法草案》的主要起草者,她的丈夫是新中华物理化学领域的专家、中科院院士,她的一对儿女则是美国化学和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人员,她的家庭可能是中华顶尖的科学世家之一。

  张丽珠说:“父亲对我的一生影响最大!”张丽珠的父亲对他四个女儿的教诲是:“我不愿你们为寻常女子,愿你们于家国、于人类为有用之人才。”这话一直在鞭策着张丽珠和她的后代。

  张丽珠是个一工作起来就忘掉自己的人,从医60多年,她以扎实的医学理论基础和长期临床实践积累的丰富经验,以她的聪明才智和那双灵巧的双手及她不同常人的素质、毅力、胆识和远见,在手术室的无影灯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挽救了数不清的患者的生命。她说,我的快乐是在克服了困难,获得成功的那一刻!

  张丽珠现在虽已退休,生活平静,但仍有许多学术活动、社会活动要参加,记者采访的那天,她正在电脑上调整幻灯片,准备参加一星期后召开的一个治疗不孕不育症的论坛会。去年,由她编著的记录她一生事业和生活的集子《我的医教人生》出版,今年,她编写完成了科普读物《试管婴儿的故事》,即将交出版社出版。

  “恳恳尽吾能,不暇问收获,辛辛尽吾时,不知有穷遏”,父亲当年勉励女儿的诗句,成为张丽珠一生的写照。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besid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