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理疗

肠道健康与生殖健康

2021.06.18
分享:

  做辅助生殖,你有没有调理肠道健康?肠道健康与生殖健康有什么关系?

  你可能会问,我是来做试管婴儿,辅助生殖的,跟调整肠道健康有什么关系?一个是生殖系统,一个是消化系统,完全两个不同的系统。想生孩子把生殖系统调理好了就可以了,跟消化系统什么关系?那么下面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肠道健康不仅与生殖健康有关系,还有非常重要的关系。

  1.肠道是食物消化的主要场所:食糜由胃进入十二指肠后便开始小肠内的消化。小肠内消化是整个消化过程中最重要的阶段。在这里,食糜受到胰液、胆汁和小肠液的化学性消化以及小肠运动的机械性消化,因而食物在经过小肠后消化过程基本完成,未被消化的食物残渣从小肠进入大肠。

  2.肠道是营养物质吸收的主要场所:肠道是我们的能量源、补给站,是吸收营养的重要器官。小肠负责食物的消化和吸收,大肠主要负责形成粪便,最后通过直肠经肛门排出体外。十二指肠(小肠的最初部分,以胃部为起始):吸收钙、镁、铁、脂溶性A类及D类维生素葡萄糖;空肠(小肠的中部):吸收脂类、蔗糖、乳糖、葡萄糖、蛋白质、氨基酸、脂溶性A类及D类维生素、水溶性维生素和叶酸;回肠(小肠的末段,通向大肠):吸收蛋白质、氨基酸、水溶性维生素如叶酸、维生素B12。

  所以肠道消化吸收能力不好,就会出现营养不良或营养供应不足的情况,严重影响精卵质量,并且将会影响到妊娠早期胚胎着床、妊娠中期胎盘发育成熟、以及妊娠后期胎盘功能维持和胎儿的生长发育。

  3.肠道是最大的免疫器官:肠道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人体70%的免疫细胞和免疫球蛋白都集中在肠道(1,2)。

  4.肠道菌群:人体肠道内有大量微生物存在,组成一个比较稳定的微生物群,这些微生物不仅可能影响消化,而且可能通过代谢产物影响人体健康。健康人体大概有1公斤多的肠道微生物,越健康的人的益生菌(有益微生物)更多,有害菌更少;不健康的人的有害菌可能更多,危害健康。最近几年,对于肠道菌群在人类健康中影响越来越重视,既往很多研究也证实了肠道菌群在糖尿病、炎症性肠病、动脉粥样硬化、肥胖、脂肪肝、免疫疾病等等很多疾病的发生中扮演重要角色。最近,研究发现,肠道菌群不仅对于内分泌影响巨大,导致雌激素、雄激素、胰岛素和其他激素异常,而且可能影响生殖系统,导致妊娠并发症、子痫前期、不良妊娠结局、多囊卵巢综合症(PCOS)、子宫内膜异位和生殖系统癌症等(3,4)。

  文章作者:

  范秀军,博士,深圳市海外高层次B类人才(“孔雀计划”B类人才),深圳南山区领航人才。从事端粒抗衰老研究、干细胞研究与3D子宫模型、子宫内膜再生与修复、胚胎植入、子宫脱膜、胎盘发育以及妊娠相关疾病的转化医学研究。近年来针对妊娠相关研究中的技术瓶颈,创新性的建立了胎盘、子宫转基因在体无创监测技术和可诱导性的胎盘特异性和子宫内膜特异性基因调控技术,并成功用于揭示子痫前期发病机理的研究。近期又开发出了胎盘滋养细胞靶向药物投递技术,实现妊娠期特定时间内靶向胎盘给药,减少药物对胎儿与母体的副作用。其中胎盘特异性基因调控的研究成果被ELSIVER公司出版的《小鼠妊娠研究指南》专著收录。近年JCI, Theranostics, FASEB 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和Molecular Human Reproduction等重要国际知名期刊发表论文多篇。其中子痫前期工作在JCI发表后,受当期Commentary专题点评,次月JCI Impact再次报道,美国生殖生物学杂志在World Of Reproductive Biology专题点评,Science Daily等多家国际媒体报道。FASEB J关于子宫内膜修复的文章被 Faculty 1000评价为 “New Finding”,“Exceptional”,推荐指数为3。在斯坦福大学工作期间获得斯坦福大学儿科研究基金奖、Lalor Merit Award、LEMTTF Award等,为PloS Medicine 等多家杂志的审稿人。2014年回国后参与国家重点专项2项、参与国自然重点项目1项、主持国自然面上项目2项、广东省自然基金2项、深圳基础布局和基础研究等3项。

  参考文献:

  1.Biomed J. 2014 Sep-Oct; 37(5): 246–258. Mammalian Gut Immunity

  2.Curr Probl Surg. 2016 Jan; 53(1): 11–47. The gastrointestinal immune system: Implications for the surgical patient

  3.Gut 2020;69:513–522. Gut dysbiosis induces the development of pre-eclampsia through bacterial translocation

  4.Nat Med. 2019 August ; 25(8): 1225–1233. Gut microbiota–bile acid–interleukin-22 axis orchestrates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和您一起,孕育新生命

我们随时为您提供帮助,竭尽所能开启您的好孕之旅!

马上咨询

请选择您想咨询的医院